冷霜想画画

ID=冷霜,垃圾画手,底层画师

绑文是@凉川

脑子时常有点问题,而且人也很奇怪

几乎是唯安雷安


【安莉,雷莉,安艾,雷艾,双安雷柠的不要来找我】


有错误请指出来,我会努力改正的!!!!

梦之咲学院的非日常【凛月篇】①

雨声渐渐大了起来,噼里啪啦的打在树叶上。雨水顺着黑发少年的脖颈,滑进了衣服里。
冰冷将沉睡的他从梦中唤醒,血红的双眸注视着遥远阴沉的天边。
“真是太可惜了,好不容易才做到细菌兄长死掉了的梦。”
凛月翻了个身,毫不在意身上早已湿掉的衣服和此时土地泥泞的恶劣环境。再次进入梦乡。
“凛月——”从不远处传来脚步声,将已经睡着的凛月吵醒了。凛月眉头一皱,一声骂人的粗口刚要滑出口中,就看到了喊声的主人。
“凛月你在这里啊,我找了好久。”酒红色头发的少年扒开他周围的树丛,朝他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现在已经放学了,再不走就会被关在学院里的哦。大雨天在外面淋着雨睡觉,很容易感冒的。走,我们回家吧。”
“......是真...

2017-01-30

【凛泉】冬日列车

回归banciyuan的第一个作品,格式奇怪
可能有后续(是车)
点文很快会写,无心很快会写,梦之咲非日常很快会写,大家给我留个赞呗

所有的苦涩和泪水化为空虚寂寞环绕在身边,等耀眼夺目的阳光透过白色纱布的窗帘照射在他似一湖冰冷泉水的双眸上,才发现自己连泪都流不出来。
从枕边的纸条传来他的讯息:他走了。
也不知道是为何,濑名泉突然发现他在笑,苦笑,无奈地苦笑。
朔间凛月已经离开多少次了啊。
从他们第一天同床共枕,第一次鱼水交融之后,他总会莫名其妙离开自己的身边。至少只是去做早餐,去做别的事情。
然而他这一次真的走了。
墨色的笔墨看起来还没干,写着一行字: I guard your heart,小濑,我走啦。
煽...

2017-01-30

体温和亲吻

我会不会被挂?Σ(|||▽||| )

“吾辈好热……要被烫死了……”
“……你好烦。”
凛月这么说着打开了空调。
早上天还没亮凛月还醒着的时候,他的哥哥突然门都没敲就闯了进来把他吓了个半死。刚想把他踹出去来人就瘫倒在他怀里。摸了摸额头才发现零发烧了。
费了不知多少劲
于把他61kg的哥哥弄到了他自己的房间。
然后就成了现在这种状况。
冰凉的指尖触上零的额头,38.5℃,这个数字出现在脑海中。
去给零倒了杯水后,凛月坐在床边,看着已经睡着的零发神。
说起来,这是零第一次生病呢。
小时候的他发过一次40℃的高烧。当时家里只有他们俩,看到弟弟玩着玩着倒了下去也是吓得不知所措。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该做些什么。
按...

2016-11-23

© 冷霜想画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