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霜傲世天下

【凛泉】冬日列车

回归banciyuan的第一个作品,格式奇怪
可能有后续(是车)
点文很快会写,无心很快会写,梦之咲非日常很快会写,大家给我留个赞呗


所有的苦涩和泪水化为空虚寂寞环绕在身边,等耀眼夺目的阳光透过白色纱布的窗帘照射在他似一湖冰冷泉水的双眸上,才发现自己连泪都流不出来。
从枕边的纸条传来他的讯息:他走了。
也不知道是为何,濑名泉突然发现他在笑,苦笑,无奈地苦笑。
朔间凛月已经离开多少次了啊。
从他们第一天同床共枕,第一次鱼水交融之后,他总会莫名其妙离开自己的身边。至少只是去做早餐,去做别的事情。
然而他这一次真的走了。
墨色的笔墨看起来还没干,写着一行字: I guard your heart,小濑,我走啦。
煽情的句子却意外没让濑名泉感到恶心,心里有的只是在深处蔓延开来的担心。
快速将衣物套在身上,然后抓了点随身携带的东西装进口袋。就匆忙冲出了房。
2017年的冬天比先前任何一年冬季都要温暖,他无需再戴一条线织围巾。就这样在东京这个大城市横冲直撞地到了车站。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朔间凛月那头熊会去这里。当年他濑名泉就是在这捡到了看着离去列车一脸失意的他。
车站的广播一次又一次像催促早起的闹钟般响起,催着他的爱人离开他,去遥远的地方。濑名泉心里一紧,朝着一列快要结束登车的火车奔去。

“先生,您的票呢?”检票员有礼貌地拦住大摇大摆上车的朔间凛月,向他伸出手来索要上车所需的长方形纸片。
“啊……对不起,我这就找……”发现口袋和行李都没有所需物品时,朔间凛月烦躁地咬紧了下唇,“我去座位那边看看。”
检票员瞅了眼短小的队伍,回道:“好的,请快点回来。”

濑名泉刚到那车旁边的候车座位那里就看见朔间凛月了。
对方因为紧张而脸上多出了红晕,正弯腰寻找什么东西,是车票吧。
希望他这一次不要找到。
濑名泉一步一步走到朔间凛月身边,开口道:
“你要走吗?”

“你要走吗?”
朔间凛月听到了现在最不想听到又希望听到的声音,而内容又是如此的让他想对濑名泉说一句:
对不起。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濑名泉呼吸一滞,随后便是附在唇上温柔的吻。
和朔间凛月每次的接吻,都像猛兽之间的撕咬一样。他总是无尽地掠夺着自己的血液,直到满足为止。
而这次的吻却是柔情的,逼迫他沦陷,不,他已经沉浸在了其中,甚至上了瘾。就仿若无痛感的毒品。

这是最后一次了。
最后一次。
他不断地在心里重复,无奈感一直在脑海中重复循环游荡。
不符合朔间凛月的性格。
朔间凛月,你要走了。
你要走了。

濑名泉是在满身余香中醒来的。
无名,不,名为朔间凛月的香味环绕着他的身体。
伴随的还有火车的鸣响,使他完全清醒。
他走了,他爱的人走了。

朔间凛月是在失神恍惚中醒来的。
无名,不,名为濑名泉的香味环绕着他的身体。
伴随的还有火车的鸣响,使他完全清醒。
他离开了,他离开了他爱的人。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