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霜傲世天下

疯狂拉票中……
麻烦在B站有帐号的朋友们,请动动小手,帮忙在bilibili动画人气大赏国产动画场给《凹凸世界第一季》的角色投一票
7月12日(今天)男子组16H1  金
7月13日(明天)女子组16E2  蒙特祖玛
7月13日(明天)男子组16A2  嘉德罗斯
7月13日(明天)男子组16C2  格瑞
7月13日(明天)男子组16E2  丹尼尔
7月14日(后天)女子组16B2  莱娜
7月14日(后天)男子组16B2  雷狮
7月14日(后天)男子组16F2  鬼狐天冲
  谢谢大家。《凹凸世界第二季》将在2017年10月播出,漫画正在漫画之家连载,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比心)谢谢帮忙
总之拜托了[抓狂]可以的话请转到qq,微信,微博等软件

那个虽然不太好但是就当我以前的同人都不存在吧^ω^
这个号以后用来屯图

咸鱼驭风:

锦鲤梗x

转发这两条超高校级的幸运

什么都不会发生 (´・ω・`) 【mdzz

梦之咲学院的非日常【凛月篇】①

雨声渐渐大了起来,噼里啪啦的打在树叶上。雨水顺着黑发少年的脖颈,滑进了衣服里。
冰冷将沉睡的他从梦中唤醒,血红的双眸注视着遥远阴沉的天边。
“真是太可惜了,好不容易才做到细菌兄长死掉了的梦。”
凛月翻了个身,毫不在意身上早已湿掉的衣服和此时土地泥泞的恶劣环境。再次进入梦乡。
“凛月——”从不远处传来脚步声,将已经睡着的凛月吵醒了。凛月眉头一皱,一声骂人的粗口刚要滑出口中,就看到了喊声的主人。
“凛月你在这里啊,我找了好久。”酒红色头发的少年扒开他周围的树丛,朝他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现在已经放学了,再不走就会被关在学院里的哦。大雨天在外面淋着雨睡觉,很容易感冒的。走,我们回家吧。”
“......是真绪啊......”他努力睁开眯着的双眼,几滴雨水却淌进了眼睛。使他抬起手揉了几下眼睛。“我不要回家。”
真绪不禁有些无奈,抚摸了几下凛月的头。正要收手,凛月一把抓住他的手。“我还要~”
“不行,要走了。”真绪刚想拽着他离开,不料被他拉着摔了一跤。
转头看向凛月,却看见凛月嘴边一抹邪邪的笑容。
“真绪,我饿了。”
“真拿你没办法。”他嘴角扯出无奈的苦笑,松开领带解开颈边衬衫的纽扣,“只能喝一点哦。”
自从真绪小时知道了凛月是吸血鬼之后,便一直充当凛月的“食物”。这也是他患上尖锐恐惧症的原因。
“我开动了~”
他张口露出尖锐的獠牙,向真绪的脖颈咬去。血液的甜腥味暴露在肮脏的空气中。
“疼......”
一滴血红顺凛月的嘴角流下,与雨水混合在一起。
“可以了,凛月!”
每当吸血的时间久了,真绪便会感到脖颈传来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仿佛灵魂被撕咬。
凛月微微张口拔出獠牙,真绪轻轻颤抖着看向他展开一个笑容。“凛月,回家吧。”
凛月添了添还残留着真绪血液的嘴唇,也不在意他说的话。
“嗯,回家吧。”

【凛泉】冬日列车

回归banciyuan的第一个作品,格式奇怪
可能有后续(是车)
点文很快会写,无心很快会写,梦之咲非日常很快会写,大家给我留个赞呗


所有的苦涩和泪水化为空虚寂寞环绕在身边,等耀眼夺目的阳光透过白色纱布的窗帘照射在他似一湖冰冷泉水的双眸上,才发现自己连泪都流不出来。
从枕边的纸条传来他的讯息:他走了。
也不知道是为何,濑名泉突然发现他在笑,苦笑,无奈地苦笑。
朔间凛月已经离开多少次了啊。
从他们第一天同床共枕,第一次鱼水交融之后,他总会莫名其妙离开自己的身边。至少只是去做早餐,去做别的事情。
然而他这一次真的走了。
墨色的笔墨看起来还没干,写着一行字: I guard your heart,小濑,我走啦。
煽情的句子却意外没让濑名泉感到恶心,心里有的只是在深处蔓延开来的担心。
快速将衣物套在身上,然后抓了点随身携带的东西装进口袋。就匆忙冲出了房。
2017年的冬天比先前任何一年冬季都要温暖,他无需再戴一条线织围巾。就这样在东京这个大城市横冲直撞地到了车站。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朔间凛月那头熊会去这里。当年他濑名泉就是在这捡到了看着离去列车一脸失意的他。
车站的广播一次又一次像催促早起的闹钟般响起,催着他的爱人离开他,去遥远的地方。濑名泉心里一紧,朝着一列快要结束登车的火车奔去。

“先生,您的票呢?”检票员有礼貌地拦住大摇大摆上车的朔间凛月,向他伸出手来索要上车所需的长方形纸片。
“啊……对不起,我这就找……”发现口袋和行李都没有所需物品时,朔间凛月烦躁地咬紧了下唇,“我去座位那边看看。”
检票员瞅了眼短小的队伍,回道:“好的,请快点回来。”

濑名泉刚到那车旁边的候车座位那里就看见朔间凛月了。
对方因为紧张而脸上多出了红晕,正弯腰寻找什么东西,是车票吧。
希望他这一次不要找到。
濑名泉一步一步走到朔间凛月身边,开口道:
“你要走吗?”

“你要走吗?”
朔间凛月听到了现在最不想听到又希望听到的声音,而内容又是如此的让他想对濑名泉说一句:
对不起。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濑名泉呼吸一滞,随后便是附在唇上温柔的吻。
和朔间凛月每次的接吻,都像猛兽之间的撕咬一样。他总是无尽地掠夺着自己的血液,直到满足为止。
而这次的吻却是柔情的,逼迫他沦陷,不,他已经沉浸在了其中,甚至上了瘾。就仿若无痛感的毒品。

这是最后一次了。
最后一次。
他不断地在心里重复,无奈感一直在脑海中重复循环游荡。
不符合朔间凛月的性格。
朔间凛月,你要走了。
你要走了。

濑名泉是在满身余香中醒来的。
无名,不,名为朔间凛月的香味环绕着他的身体。
伴随的还有火车的鸣响,使他完全清醒。
他走了,他爱的人走了。

朔间凛月是在失神恍惚中醒来的。
无名,不,名为濑名泉的香味环绕着他的身体。
伴随的还有火车的鸣响,使他完全清醒。
他离开了,他离开了他爱的人。

以上
在ban ci yuan的点文,在这里也发一下
再加一条绪凛
占tag抱歉

体温和亲吻

我会不会被挂?Σ(|||▽||| )

“吾辈好热……要被烫死了……”
“……你好烦。”
凛月这么说着打开了空调。
早上天还没亮凛月还醒着的时候,他的哥哥突然门都没敲就闯了进来把他吓了个半死。刚想把他踹出去来人就瘫倒在他怀里。摸了摸额头才发现零发烧了。
费了不知多少劲
于把他61kg的哥哥弄到了他自己的房间。
然后就成了现在这种状况。
冰凉的指尖触上零的额头,38.5℃,这个数字出现在脑海中。
去给零倒了杯水后,凛月坐在床边,看着已经睡着的零发神。
说起来,这是零第一次生病呢。
小时候的他发过一次40℃的高烧。当时家里只有他们俩,看到弟弟玩着玩着倒了下去也是吓得不知所措。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该做些什么。
按照平时爸爸妈妈照顾生病时凛月的方法给他做好了一切事情的零完事之后坐在床边,一边哭着一边喃喃念着凛月快点醒过来。
等到几个小时后凛月醒来,发现哥哥趴在床边睡着了。心里怀着感激在零头上印了一个吻。而零醒来后也是心里百感交集,抱住凛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郑重地发了誓:
吾辈会一直守护凛月的!
然后凛月感动的抱住了他,想都没想就往零的唇撞了上去。口齿不清地说着最——喜欢欧尼酱了~
我当时为什么这么傻啊……
凛月托着脸无奈地感叹道。
还把初吻给丢了……
要不趁着这个时候把他给杀了?
不可能。
“滴。”
放在书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
凛月拿起零的手机,锁屏壁纸是他和零小时候去公园拍的照。手机设了密码,凛月并没有想很久,几秒后输入自己的生日。
“……果然是这个。”
手机打开后,壁纸是一张他的睡颜。
“这家伙怎么拍到的……”
熟练地打开图册,看到一堆各种各样自己的照片。瞬间清醒过来。
得赶在那家伙睡醒前删掉啊。
等等……这是?
!!!!!
手滑一不小心点开了一个名叫“弟弟是世界的珍宝~”的相册。发现里面全是——
他的果照。
忍着想把零直接揍死的冲动浏览完了全部照片。一共22张,都是在不同时间照的。
删掉……全部删掉!
似乎因为太激动手抖,手机啪的一声摔在地上。凛月心急地把手机捡起来,却发现已经退出了图册并弄到了好像叫什么便签的地方。

7月30日
今天吾辈的凛月酱也没有理吾辈呜呜呜😭

8月1日
后天有knights的演唱会,要去看凛月酱才行呢

8月3日
凛月凛月凛月凛月凛月凛月凛月凛月凛月凛月酱!
吾辈的凛月酱真是太可爱了!(/≧▽≦/)

8月26日
凛月酱把吾辈的礼物扔了T_T
凛月酱,吾辈一直一直都爱着你啊……

8月31日
好想念以前的凛月酱给吾辈的笑容啊……

9月7日
再过差不多还有一两个月就到万圣节了吧,想看见凛月酱的打扮~~

10月5日
凛月酱……

10月16日
想把汝推倒,看见汝慌张的模样然后吻上去。想和凛月酱做各种不可描述♂的事情,看汝潮红着的脸,清楚听见汝呜咽着叫吾辈的名字。

10月31日
凛月酱……
汝不知道吾辈是多么爱汝,是想把汝狠狠地揽入怀里的爱。已经超越了亲情的爱。
但是
爱着汝哦,一直一直。(^_^)

啊,是吗?
不知道为何却没有任何恶心的感觉,可是莫名感觉很幸福。
(我的亲人只有真~君一个人哦)
要收回这句话了。
“凛月,最喜欢兄长了~”
乖巧地贴附在零身上,拉近自己和他的距离。然后大脑昏昏沉沉的指示自己吻在零的嘴角旁边。
啊,头好晕,可能被兄长传染了吧。

【绪凛】花吐症

一朵蓝色的玫瑰落入他的手中。
“……花?从哪来的?”
难道是……
一瞬间喉中传来强烈的刺痛感,仿佛有什么东西从身体深处蔓延而出。
好痛!
“咳!咳咳!咳……”
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多了那不止一朵花。幽深的蓝色带着洁净的白色和许些殷红的血丝绽放在手中。手一颤,花朵从指尖的缝隙坠到床单上。
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没想到一张口几朵蓝玫瑰就飘落下来。
不会真的是……
手指颤抖着伸向口中。
一株开得旺盛的蓝玫瑰。

朔间凛月对上镜中黑发红眸少年晦暗不明的眼神。
洗手台旁散乱地铺着一堆染上了血色的花朵。即使不断小心翼翼地将口腔中那些蓝玫瑰一朵一朵折下,但它还是不厌其烦地涌上。
暗红色的眸中映出一位酒红色发的少年来。
他使劲摇摇头。
除了早晚他接送自己外,差不多已经几天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了。自从修学旅行过后,一年级的姬宫桃李以“你偷懒这么久该惩罚惩罚你”的理由把学生会的工作一股脑儿推给了他。再加上会长天祥院英智住院,副会长莲巳敬人感冒卧病在床,工作就更加之多了。每天搞得焦头烂额。
但是……
刚刚一想起他,莫名心里涌起一波难以平静的暖流。满脑子都是真~君的笑容,还有他的每一句话。
“真拿你没办法。”
花朵似乎又要蜂拥而上,朔间凛月皱起细眉。
花的海洋。

“凛月?醒了吗?”
感觉到头部被轻柔地抚摸,正在沉睡中的朔间凛月睁开了眼。
这里是……保健室?
衣更真绪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温柔地看着他。他的目光飘忽到门口挂着的钟。
下午五点十八分。
“真~君不去工作吗?”
刚开口,朔间凛月惊异他的声音竟变得如此沙哑。衣更真绪有些心疼地把床旁桌子上的水递去:
“早做完了。你最近都去干了些什么啊,声音都……”
话音未落,也许是想起了自己这几天没怎么照顾他而嘎然而止。不过也没过多少时间重新开口:“你啊,离开了我之后估计都没办法生存了。”
令他没想到的是,话音刚落对方就扑进怀里不断蹭着。一边嘟囔道:“因为有真~君,所以我就什——么也不用干了~~”
“好啦好啦,乖乖~”对于幼驯染长这么大还向他撒娇的行为也是没有办法,甚至每次都被萌得心肝乱颤。所以也只能无声的默许。
“真~君~”
“怎么了?”
“我……渴了。”
“渴了?”衣更真绪有些不解地对上他暗红色的双眸。可朔间凛月没有回应,将头埋在他的颈窝处。衣更真绪只感觉那处被幼驯染黑色的发丝弄得有点痒,还没有反应过来,颈侧被贯穿的痛楚传到脑海里。
“呜……痛……”
被吸血的地方传来的痛使他不禁眯起了眼睛。
等等……这是?
手似乎碰到了什么,他忍着疼睁开眼,是一朵蓝玫瑰。鲜艳的,还沾着些血色。
保健室哪来的花?
新鲜的甜腥味血浆流入喉中,朔间凛月压不住发出一声满足的轻哼。
果然……真~君的血是最好喝,最——棒的。
内心默默想了一下,他立刻感到花朵的涌出。尖利的獠牙刚从娇嫩的皮肤中抽出,他就剧烈地咳嗽起来。
衣更真绪看到一朵娇艳的蓝玫瑰从朔间凛月捂着口的指缝中掉落,心不可抑制地颤抖。
朔间凛月没有抬起头看幼驯染,偷瞄了一眼却发现他用担心焦急的目光注视自己。顿时咳得更加厉害。
「正如我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正如你每天朝我笑着」
「你却不知道我深爱你」
突然感到唇上撞上一片温润,朔间凛月有些惊讶地睁开眼。
温暖的翠绿色。
对方的齿轻轻咬住他口中的玫瑰,朔间凛月没有反抗,而是抱住了他。
真~君好温暖……
最——喜欢真~君了。
待到那个漫长的吻结束,朔间凛月靠进衣更真绪的怀里。嘴角微微一笑看着他。
“真~君,来做吧~~”

——拉灯——

“等一会就好……”
桌子上堆积着一堆散乱的文件。朔间凛月抱着一个软心的抱枕在沙发上滚动。
“只要是真~君,等多久都可以哦。”
说着还对他做了一个wink。
衣更真绪好一会没说话,估计是被他萌到了。直到他出声才开口回答。
“喂,真~君。”
“那个桌子上的花,是蓝玫瑰对吧?”
“嗯,对啊。”
衣更真绪看向那瓶摆在桌角的花朵,幽深的蓝色被夕阳的橙光所渲染,像是染上了许些血色一般。